来口冰限流柚子

我是鸽手
努力让梦想开出希望的花
要加油鸭(¦3[▓▓]

【喻黄abo生子】《雾光》(1)

我,实名,赞美,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鸭梨山大(:з」∠)_

我要不下个礼拜更要不这个礼拜更啦(*σ´∀`)σ


Scp—166—三级看护人员—宁雪:

『是和星辰大宝贝贝的联文❤』


『先来艾特一下嘿嘿嘿 @来口冰限流柚子


『第一次写抗战题材的文orz』


『啥干货都没有orz』


『啥材料都没看过orz』



『白板写手哭了』


『希望不要有太大的bug吧……』


『有的话还请小可爱们指出来哇!!!』


『第一章字数好少x』


『我是宁雪我求小心心XD』


————————_


[1]


外面的轰隆声时不时传来,自灰暗的天空的角落处弥漫到每一个地方,隐隐约约,分不清远近。



黄少天皱起眉头看向空中散乱的云,心口有种说不出的闷塞。



“黄少天,黄少天!”方锐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冲他小声招呼。



“哎,干嘛干嘛?别拍了,再拍都该被你拍骨折了。”黄少天活动了一下肩膀,微扭过头去和方锐搭话,“每次你一上课喊我就没啥好事,说吧,这次又想让我干啥?”



方锐抿嘴笑了笑,随后指了指斜对面的一个人,又递给黄少天一张纸条,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天哥,你帮我把这个传给老林——林敬言,就告诉他我都想好了,让他了解一下就行。”方锐眨了眨眼,托人办事的样子倒是机灵的很。



“别眨你那大眼睛了成吗?一脸汉奸样儿……”黄少天边调侃边打开那张纸条,想看看方锐的意向,“哎对了方锐,我准备使劲往最前线窜,最好是去小鬼子最多的地方,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最后我为国捐躯徒留芳名,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缅怀我,听见没?”



黄少天笑着挥了挥纸条,虎牙抵在嘴唇上,倒是显出一份青年的狡黠,没有半点Omega特有的气质。



“哎,黄少天你一Omega那么拼合适吗?会不会有点儿太……”



“太怎么?太怎么了?!瞧不起我们Omega是不是?我跟你说你这是轻视我们啊!指导员不是说过不能轻看和差别对待任何一个人吗?不能就因为我们是Omega就不能上战场报国还志了啊。”黄少天提高了一个音调,把手里的纸团胡乱折好后瞄准了林敬言,随后大臂带动小臂那么一挥,纸团精准地落在了林敬言的桌子上。



“嘿…你这瞄准可以啊黄少天,扔手榴弹没少练吧?”方锐调笑黄少天,“动作也标准的像样儿,不愧是咱们抗大的优秀学生。”



“去去去去,少在这拿我开玩笑,待会下课你自己和老林好好商量吧,我就不奉陪了。”黄少天准备趴回自己桌子上,可惜提前被方锐揪住了后衣领,一扭头看到的便是方锐贼兮兮的笑。



“你想干嘛去?又找喻文州啊。”



“关你什么事了!”黄少天一口驳回,任凭方锐再怎么拍自己肩膀也不再搭理。



说起喻文州,黄少天刚才那种胸闷的感觉不知为何又返了回来,像是块石头堵塞在瓶颈,上也不上下也不下。



怪郁闷的。



本来他想的挺不错:和喻文州一起参军,一起打仗,一起去前线,一起在枪林弹雨横尸遍野的地方和对面拼个你死我活,最后再一起马革裹个尸什么的也算是壮志凌云的场面了,可惜谁想到喻文州每次去上实践课程的时候都垫底——无论是瞄准开枪还是投弹,他都比别人慢半拍。



“你这么着上前线,早一枪子儿被人崩脑门儿上了!”这是他们指导员对喻文州吼的最多的一句话了,每次指导员训人都会撸起袖子,露出他黝黑的皮肤,然后把声音拔高至少三个声调,用又沙又哑的声音吼出去,手指头还会冲着脑门子指指点点,像是给子弹选要穿透的位置似的。



种种门科总结后的成绩直接关系到了喻文州在前线上需担当的角色,就算不能抛头颅洒热血地拿着真刀真枪,那在里面当个侦查员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吧,谁知道那教学的人说话也真是够难听的,说喻文州能在炊事班里混个位置就算好了。



黄少天也不是没问过喻文州的打算,可喻文州的回答更气人:“炊事班也可以啊,反正都一样是为军队作战做贡献。”



“你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喻文州!”黄少天感觉自己快抓狂了,毕竟对方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同窗好友,想到马上就要毕业,以后还有极大可能再也见不到一面,不知怎的,黄少天的心焦躁又不安。



“我都没着急,怎么反而你挺担心的。”喻文州带着笑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又塞到书桌里,看起来心平气和轻松自在甚至还有点儿心旷神怡的意思,根本就没受黄少天的影响。



“你的能力本来可以不用跑炊事班去的。你努努力啊喻文州,咱俩到时候没准还能被分一个团呢。”黄少天嘟囔。



“不太可能吧……毕竟需要调配的地方很多,不过比较出名的团长也就那么几个,你应该会被分配到其中一个的。”喻文州又坐回椅子上,给黄少天分析着,“比如叶团长,他的名号也是响彻十方的,还有魏团长,其作战的优秀程度也不在话下,少天怎么说都能进一个吧。”



“我去那是当然啊,也不看看我是谁。”黄少天托起下巴,“我是在担心你啊小喻同学。你能力不在我之下,你只要给点力咱们就有百分之八十九点九九九的概率能碰面啊!”



喻文州好像还是没什么触动,只是点点头迎合了一下黄少天的话,心里好像一点忧患意识也没有,什么都不在意。



“行吧,天哥我就开导你到这儿了,喻文州你自己好好想想啊……过几天就要毕业了。”黄少天从喻文州对面的座位上起来,随后踌躇地离开了。



喻文州目送着黄少天走远,随后又扭过头,望向窗外灰鸦色的天空。


心中的思绪缠绕扭曲着,最后只化为一声叹息。

破150fo了!撒花花!最近在跟宁雪太太讨论联文(是的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是联文并疯狂暗示),莫比乌斯正文反正还没开始发就随缘更啦。但每两周必须会更一次联文内容(是喻黄abo生子!!!!)。跟喜欢很久了的太太联文好开心ヾ(*・▽・)ツ   剑指 @Scp—166—3级看护人员—宁雪


我不管我要闹了

我翻了一下自己的脑洞本,还有9个一发完的短篇和三个连载【包括莫比乌斯正文】没发,脑子里全是坑没地方刨,上次一个莫比乌斯的魔杖起始篇一天40浏览量,不玩了,我要罢工,我杀限流,看着办吧

[喻黄]《莫比乌斯》文章及魔杖介绍篇

☞本文简介
    本文hp世界观,涉及大量神奇动物,时间线定于《哈利波特》结局后n年,以神奇动物逐年稀少并出现专属黑市和大量危险动物走私组织为线索,讲述黄少天,喻文州等人协助魔法部傲罗指挥司铲除大型黑市的故事
*偷梗自重
☞本文内含cp喻黄,伞(半幽灵)修,未定等
☞文章含大量私设
☞以下魔杖杖芯分析均来自百度贴吧






【黄少天】

魔杖:橡木+独角兽毛

杖芯分析:橡木魔杖的拥有者具有敏锐直觉,对大自然有亲和力,主人力量,勇气,责任心,忠诚兼具。
                    独角兽毛芯杖的魔杖施展魔法时最具契合性,最不容易受其他魔法的波动与阻碍,最不适用于施展黑魔法,最忠诚并与第一任主人拥有强烈联系。

【喻文州】

魔杖:恺木+龙心腱

杖芯分析:恺木魔杖适合无声咒。
                    龙心腱杖芯能制作较强大的魔杖,能施展极为华丽复杂的咒语,具有快速学习能力

【叶修】

魔杖:苹果木+独角兽毛

杖芯分析:苹果木魔杖很少见,偏爱崇高理想与主人,主人通常有很强的个人魅力,拥有和魔法生物交流的能力

备注:叶修原属魔杖在一次战斗中断裂,受到诅咒无法复原,此魔杖传承于故年好友苏沐秋


【王杰希】

魔杖:凤梨木+龙心腱

杖芯分析:凤梨木魔杖无拘无束且独立,不合群,有趣,神秘并希望被创造性使用

【苏沐橙】

魔杖:落叶松+独角兽毛

杖芯分析:落叶松魔杖向主人灌输勇气和决心,可充分发挥天赋,产生超强默契

文手的日常

太真实了


填星星:

😭😭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苏沐秋生贺24h/ 12h】如沐秋风

       →hp paro,有私设,日常拖后腿噫呜呜噫

       


        “自小独立……有精明的头脑……正直忠诚……同时符合两个学院的要求…………我亲爱的孩子,看起来你和之前那位橙色长发的漂亮小女巫还有血缘关系?与未来相比这可真令人难以抉择......你确定吗?……好吧好吧我的小巫师……我宣布你的学院是……
         
  
  拉文克劳!”
      
  
  确认分院帽听到了他的心声,苏沐秋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在他望向隔壁赫奇帕奇的同时,妹妹苏沐橙还在长长的宴桌那头冲他笑着眨眼.

  
  兄妹俩独立的早,在很小的时候父母不知道什么原因丢下了他和刚刚牙牙学语的苏冰橙。因迫于生计,苏沭秋只能将父母留给给自己和妹妹的房子租借出去,用租金的三分之一换成麻瓜的钱币在他们住宅区买了一套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里为麻瓜门送报送牛奶去赚取生计.
   
  
  “好在那些日子,已经挺过来了”、苏叙述如是想着.

  
  待他分神之际,一个黑发男生紧接着进行分院测试.

  
  “天赋极佳…精明………难得的纯正血统...是斯莱特林难得一遇的人才…很好小伙子正合你意…
  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的贵家子弟们高兴地欢呼着,其他几个学院的学生们也都止不住地窃窃私语。很显然,这位男生在还没有入学报道时便在学院里有了一定的名气.

  
  “哥!”趁着人群还有些混乱,苏沐橙跟苏沐秋附近的同院同学换了个座位,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苏沐秋深知自家妹妹的八卦能力堪称一流,忙问:“诶,那家伙谁啊?好像很出名的样子,打听到小道消息了吗

       
   “刚刚那个人是叶修,魔法部副部长叶国保家的长子,除了孪生弟弟叶秋是北欧分院学生之外,整个家族几乎都在霍格沃茨的斯莱特林学习过。而且听说他不仅长得好看,成绩也好。”
      

         “哦,我就说怎么他入学第一天就这么受关注,大家族啊。”

      
          毕竟不关自己什么事,苏沐秋只是单纯打听一下,并没有在意多少,结果第二天,他和叶修倒是在变形课上开始暗暗较起劲来。

        
          两人对魔法的悟性都不赖,一个是继承了家族强大基因,另外一个是凭借自身后天的努力勤勤恳恳的一步步走到现在,理所当然是第二位完成作业要又快又好。

         
          至少在叶修比他先完成之前,苏沐秋是这样想的。

           
          然而两个他还在到处捉调皮的蒲绒绒时,眼睁睁的看着叶修将一只黄色的蒲绒绒变成了一大捧蒲公英。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路过苏沐秋的时候,叶修笑着问。

             
           苏沐秋不服气:“来,肯定要来!”

            
            两人就这么因为变形课的蒲绒绒结了缘,从此学校里经常可以看到蓝绿两个不同颜色校服的身影。

[II]

            要说霍格沃茨最精彩的学生活动,就是四大学院间的的魁地奇球赛了。这一届的球赛玩法在以前的基础上更是做了史无前例的创新,无限支球队由不同学院的学生组成,自由搭配自由创新,赛事时间延长了好几天,倒是为比赛增添了不少的精彩看点。

             
  叶修和苏沐秋作为嘉世魁地奇兴趣小组里有名的最佳拍档,没有悬念地出席了这次比赛,在比赛前一天着凉发高烧的苏沐橙只能在观众席帮他们加油。
  
  
  好在凭借着长时间的练习和两人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嘉世最终在决赛中夺得冠军,叶修和苏沐秋两人的名字一夜之间在学校里传遍开来。
  
  
  庆功宴举办在霍格莫德的三把扫帚酒吧,队员们人手一杯超大号的黄油啤酒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苏沐秋参与其中笑着闹着,无意中瞄到与他们坐开一定距离的叶修
  
  
  “今天这个夺冠的好日子叶队大大不来玩两把吗?”苏沐秋跟其他人示意失陪,走向叶修,笑着调侃道,又看见叶修面前一口未喝的黄油啤酒:“不会喝酒?”
  
  
  “哥是谁,喝两大杯都不成问题”叶修也同他笑着打趣,随即又皱皱眉,斟酌开嗓:“不过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苏沐秋笑着搂过叶修的肩,两个大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大家现在不都好好的吗,我可少见你这么焦虑过,来来来,尝尝,这家黄油啤酒可是出了名的好。”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笑脸,有一丝失神,但又很快反应过来,尝试性的喝了一大口
  
  
  “味道不错”
  
  
  然后“彭”地一下倒在桌上
  
  
  苏沐秋:…………
  
  
[III]
  待叶修稍微清醒一些,队员们早已离开多时,发现苏沐秋在一旁等他,心里的弦莫名动了两下。
  
  
  事实证明,叶修的担心也不是毫无道理,两人从霍格沃德出来的时候天色近晚,一个黑色的斗篷突兀地闯进他们的视线。
  
  
      食死徒
  
  
  叶修和苏沐秋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迅速掏出了自己的魔杖,三人起初对峙了那么一分钟,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一道绿光冲两人直面而来。
  
  
  “小心!”
  
  
  橙色的身影从面前缓缓倒下,叶修的酒彻底醒了过来。
  
  
  “苏沐秋!!!”
  
  
  “嘿嘿………欠我一个人情啊你………阿修……………照顾好沐橙…………”
  
  
[IV]
  有人听到动静迅速赶了过来击退食死徒救下了叶修,可是苏沐秋却再也回不来了
  
  
[V]
  苏沐秋再次睁眼,发现自己变成了半透明的幽灵状态,别人也看不到他,于是他就整天跟在叶修后面转悠。
  
  
  叶修和苏沐橙会经常给他扫墓,还会跟他讲最近发生的事情,听说叶修退出了嘉世重新组了魁地奇小队,苏沐秋满是唏嘘与无奈。
  
  
  在叶修作为领队准备带学校的魁地奇精英去美洲参加魁地奇学院大赛的前一天,他又去帮苏沐秋扫了趟墓,在墓前坐了很久,说了很多。
  
  
  “苏沐秋,哥喜欢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苏沐秋心里回应道
  
  
  恰逢刮起一阵南风,叶修惊异地转头,看见苏沐秋忽影忽现的身体,对方也意识到了,一如既往地笑着,张开双臂。
  
  
  沐从南风起,一叶知秋意。
  

【冰镇天团百fo联文贺文】这个夏天,一起远航

☞dbp这是一篇有感而发却小学生文笔的文
☞,有暗喻有夸张,拖后腿预警
☞所以只有我没写cp向吗?!!!
☞此外, @冰镇天团

  我只身一人踏上一条不知归途的路,不知终点何方,困难何多,黑夜何长,路途何远,只是走着,奔着终点那可望不可即的微光。
  

         我从起点出发,携带着全貌地图,面前没有路,意味着东奔西走,四海为家。
  

         我爬过高山,淌过小溪,穿过森林,想要感知透不过繁密枝叶的阳光,看到密林深处动物的残骸以及长眠不醒的希望。
  

         “喂,你要去哪儿?”
  

          我绕过金黄的麦浪,乡野人家有人大声询问着。
  

          谁知道呢?名为终点的地方是鲜少有人踏足过的,它或许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或许有数不尽的黄金与宝藏,甚至可能享有至高的荣誉,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所向,只知道我的心之所往。
  

          于是我并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微笑示意着,招招手,继续踏上征途。
  

           我也误入过蛮荒之地,荆棘割伤了我的脚,巨龙也曾盘旋于我的头顶,我小心翼翼的踏过泥沼,潜伏在淤泥下的怪兽张开巨口,等待着我踏上它们的舌头。
  

            冷
  

            无尽的黑暗往四周蔓延开来,湖水从口与鼻争先恐后地灌入我的身体,我费力的睁开眼,看见一团模糊的光影向我逼近。
  

            谁?
  

            “谁”?为什么会是“谁”?我不知道
  

            再次睁眼,我已经躺在了湖边,不知道被谁所拯救,成群的萤火虫晃动着他们的尾巴,将整片区域照亮,我先见蟋蟀和不知名的小虫弹奏起歌谣,风吹过树林沙沙作响,合成一段大自然的美妙乐章。
  

            未能等我仔细思索刚才突然冒出的问题,夜空中几颗常常仰望的璀璨的星星变成星火降临到我面前,化作亭亭玉立的手头的样子。
  

            “嘿,一起上路吧。”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子伸出了手。
  

            下一秒,我毫不犹豫将手搭了上去,那只手暖暖的,像冬天壁炉里跃动的火光。
  

             未知与迷茫交错的旅途中有了伴,原本是我夜夜旅行中眺望着的明星现在落到了我的身旁,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
  

             可我还仍然是我,在千变万化的大自然中渺乎其微的我,与他们并肩同行,沾上一些外溢的星光。
  

             她们带我翻过山谷,越过丘陵,登上海边的山崖,看见雪白的浪花在海面上翻滚,长着翅膀的飞鱼在浪花上跳跃,听见海鸥直冲云天的亢鸣与巨浪拍在礁石上的隆隆声响。
  

             我跟着她们去领略更多的美景,在黑暗阴森的古堡中创造光明,我们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骑着骏马奔腾,在复杂的雨林中搭起树屋歇息。
  

              她们会经常给我讲述以前的故事,原来并不是有哪一个人一出生就自带光芒,有些人甚至比我还黯淡无光,所有人都从同一个起点出发,在独自走完一段又一段的路后,身上的棱角被命运磨平,光滑明亮。只要有梦在,光就会在。
  

              于是在这迷茫的旅途中,我开始懂得寻找方向。
  

              我们踏入繁华喧闹的城市,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晃花了所有人的双眼,我看见深不见底的巷墙边有虚弱无力的羔羊,在世间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也看见野心勃勃的豺狼,披上衣裳,伪装成平常不过的路人模样。
  

              我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抓住几只正欲对旅行者下手的豺狼,它们面对广大群众怀疑的目光,编造出各式各样自攻自破的谎言,尖锐的獠牙被隐藏在了泛黑的红舌之下,瞒过一些天真无邪的忠诚羔羊。
  

              像这种情况我们也束手无策,走出复杂混乱的城市,背起行囊,我们还要继续向目的地进发。
  

              我们在前进的路上遇见的旅行者越来越多,他们也像极了当初的我的模样,天上的星火甚至还会继续降临,同行的伙伴愈来愈多,有了还在不断壮大的团队形状。
  

              就像当初那样的,夜晚的小树林搭起三五成群的帐篷,燃起篝火,旅途中的故事还有很多要讲。
  

              清晨鱼肚白的天边露出一抹晨曦的微光,营地附近都是我们将近半夜狂欢而剩余并未来得及清理的证据残渣,我轻手轻脚地爬上老树最好的枝干,眺望来时的路以及远处忽隐忽现的黄金建筑。我知道,待所有人醒来,将一切恢复原状,还要再次出发。而迟早某天到达终点后,命运也终会将我们分道扬镳,伙伴们终将分离。
  

              勤劳早出的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叫声将人陆续唤醒,也有人同我一样看到了远方。
  

              “你们看!终点在那里……”
  

              声音越来越小,显然也是察觉到未来某天终将要分离的事实,所有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哎呀,是在这里!!”不知道是谁蹦了出来,握住那人的手,两人一同旋转了一周。
  

              所有人及时反应了过来,就像鲜少为人所知的终点,冒险…伙伴…,我们早已身处其中。
  

             “那么,下一站,我们去哪里冒险?”
  

             “用转树枝来决定吧!”
  

             “诶诶诶!不要那根,那跟太短转不起来,换根长的大竹签…”
  

             “喂!别动!我留着下次烧烤的!”眼尖的我连忙加入去制止那群家伙对我的工具下手。
  

              嘿!一起去啊!专属于我们的更远的夏天!

既然老福特终于对我的新坑下手了
不如。。。。来一口冰限流柚子???

【10.21.苏沐秋生贺24H】在秋暖乍凉之际的回忆

RUA~突然诈尸,我又来给各位老师拖后腿了1551

未眠人:

不具名温度融入雨水坠落。

冷暖未知的秋色在世间停留。

那个夏天消散的魂魄,是否迟迟不愿离去。

白色天堂鸟振翅。

从未说出口的话随之化在微凉的潮湿空气中。
 

苏沐秋,生日快乐。
 
  

00H/ @今生夙愿 

01H/ @不是许佐是许佐ki 

02H/ @城堡冰山 ( @未眠人 代发)

03H/ @沈凌元 

04H/ @ketuki_结木 

05H/ @莫莫生 

06H/ @江北夜雨时【开学失联】 

07H/ @未眠人 

08H/ @会安岘港 

09H/ @温糖苏打水 

10H/ @在渚 

11H/ @来口冰蜂蜜柚子 

12H/@谢谙( @未眠人 代发)

13H/ @泠月 

14H/ @久久天 

15H/ @清舟年 

16H/@叁久( @未眠人 代发)

17H/ @怼江600的六水 

18H/ @兰章佳人 

19H/ @许无言今天依旧帅 

20H/ @花花花花花花泠 

21H/ @栖顾 

22H/ @斓夜 

23H/ @西西酱_Yy 
 
 

 

介于有没空的退圈的没lof的,代发的有些多

感谢各位大佬小可爱们的参与!

我们10.21.见!

【喻黄】《莫比乌斯》预告篇

#hp,神奇动物在哪里联动paro,雷,慎入
#时间线是hp目前最后一部的还要后面
#ooc属于我,片段预警
#欢迎捉虫,求蓝手红心评论砸死我

           这种感觉与骑扫帚的感觉并不一样,没有从耳边刮过的尖啸刺耳的风,也不用时刻注意着自身的平衡,赛维的背宽大而厚实,加上喻文州虚扶着自己腰的手,黄少天有种毫无由来的安心感。
         
          
            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当赛维飞翔于湖面低空时,黄少天还试着弯下了腰。指尖轻柔而快速的拂过湖面,同时湖水也倒映出两人的眸,,一个若藏有星辰,一个似一汪清泉。
           
          
            其实何止是湖面,清泉也倒映着星辰,一闪一闪的,只不过黄少天一直沉浸于头一次骑乘神奇动物的快乐与惊奇中,没有察觉罢了
                                                                  -------《莫比乌斯》04

           听黄少天叽里呱啦这么一讲,徐景熙沉思了一下,随后丝毫不怕死 的吐槽道: “黄少你这么一讲,我怎么觉得有种你们俩一见钟情所以翘掉舞会然后悄咪咪在天台幽会的感觉啊”

           “噗!”旁边正在喝黄油啤酒的郑轩没忍住一口把酒全部喷了出来,一边连忙找纸擦嘴一边叨叨“亚历山大”

   
            黄少天听见了,双手一挥给旁边两个看热闹的一人一记后脑勺:“瞎说什么呢我和文州是纯朋友关系好吗我可是直男!直男!出去兜个风算什么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俩实名妒忌我我跟你们讲。。。。”

            又来了!郑轩和徐景熙对视一眼,无奈叹气。
                                                                    -----《莫比乌斯》05

            黄少天心下一紧,飞速掏出宾馆给他的喻文州的房间钥匙,门打开的同时一只黑乎乎的生物冲了过来直往黄少天的脸上扑
    
            
          “统统石化”随后赶来的叶修迅速取出魔杖帮黄少天挡下一击

           
           是伏地蝠,原本纸状的外形现在鼓鼓的,明显刚刚进完食。

           喻文州的床上空荡荡的,整整齐齐,不曾留下一丝痕迹。

           黄少天彻底呆住了

           喻文州死了?怎么可能?

           信息量太大了,不只黄少天,一时间内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为什么又要他再一次经历那种感觉?!!!!!黄少天的身子晃了晃,无力的往后一倒撞在了墙上,慢慢滑落。愤怒,自责,痛苦,心中宛如有一头雄狮在咆哮怒吼

             我可去他妈的狗屁傲罗!
                                                                   -------《莫比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