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热蜂蜜柚子

我是鸽手
努力让梦想开出希望的花
要加油鸭(¦3[▓▓]

【全职崽崽篇】《你的月亮我的心》

就记一个梗,占tag致歉

以喻黄崽子为主角的吐槽电台《你的月亮我的心》【小声bb其实是你的狗粮我来吃】,其他cp崽子会客串看tag,从孩子视角秀恩爱,是老梗了hhhhh,米娜桑有什么想看的就在评论区讲叭ლ(`∀´ლ)

 与雪总的联文 @焚烛他妈宁雪此生圆满了 

ooc,咸鱼卑微

抗战paro









            魏琛这话不是玩笑,也不是什么毒奶,它本身就是一个残酷的事实。黄少天 知道,在当下只有他们这一队救援兵的情况内,六团没有全军覆灭,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见黄少天没有反应,魏琛又朝对面开了几枪,确定对面的火力逐渐减小到剩余军员足以应对后,翻身坐在战壕里,摸出私藏的最后一点烟草卷好点燃,笑着调侃道:“咋地?就怕了?哎,这届新兵心理素质不行啊。”


           “没有的事。”黄少天也放下枪,用望远镜观察敌方的动静,见对面几处集中区都燃起了大火,才呼出一口气:“战士一旦上战场,就要时刻做好为国捐躯的捐躯的准备,以前的前辈教的。”


           “哦嚯,觉悟性挺高的嘛小伙子!不错不错,有前途。哪个前辈教的你啊?他人呢?”’


           “牺牲了。”


           “。。。。。。”魏琛长长地吐了口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一瞬间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下双方的交火声,战争还在继续。


           黄少天他们本就是下午出发的,等到夕阳快烧红半边天时一场仗才有即将结束的趋势,凭着六团战士们誓死抗到底的不屈意志以及黄少天先前那几颗浇了酒扔到要害的手榴弹,敌方终是人手不够弹药不足,吹着军号撤了退。


           没有战争胜利的欢呼,毕竟他们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敌军发疯般的攻势带走了团里大半战士的生命,死的死,伤的伤,损失严重。


           黄少天站起身来,掸掸身上的沙土,放眼望去地上到处都是炮弹烟熏火燎的痕迹与残骸,尸体横七竖八地趴在战壕上,有种难以言表的壮烈与凄惨。支援队队员正忙着给伤势较轻的士兵包扎伤口,两个人抬着盖着白色被单的担架从黄少天所在的战壕经过时,一只黑瘦的、下垂的手臂露了出来,他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旁边的魏琛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起来的,这家伙在抽完半根烟后不就便昏睡过去,眉头紧锁,像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黄少天又不方便把他叫醒,只得一边战斗一边护着魏琛不受到伤害。


           “打完了?”


           “报告魏老大,敌军撤了。”


           “那就好,诶?你脸怎么了?去去去,叫人给你包扎一下,等他收完我们就回去了。”


             经魏琛这么一讲,黄少天才意识到脸上挂了彩,打仗时一颗子弹紧贴着他的脸擦过,留下了一道红痕。


             “没关系的魏老大你看,一点都不疼的我没事的。”


              “少在这种事上跟我嬉皮笑脸的。”魏琛干脆直接从救援人员那里拿来药,一边往黄少天脸上抹一边说,“等到有事就晚了,前线可没那么多药给你折腾。”


               魏琛嘴上大大咧咧,手上的动作却轻缓,只是冰凉的酒精往伤口上消毒是真的不适,痛的黄少天直嚷嚷。


               “别闹,给你个好东西。”魏琛将棉布扔在一旁,神神秘秘地掏出一颗玻璃球,夕阳折射在玻璃上,闪着微笑却耀眼的光。


                黄少天也好歹是半大不小的人了,弹珠这种小孩儿玩意儿到不稀罕,只不过这种东西在前线基本见不到,又是魏琛给的,终是接下放在了贴身衣袋里。


                像是想起来什么,黄少天一拍大腿,支支吾吾地对魏琛道:“那啥......魏老大嘿嘿,我怎么说也是你六团的人了我觉得有件事跟你招呼一声比较好......我是偷溜出来的,才刚到......”


                “偷溜?”魏琛明显楞了一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又无奈地用手指在黄少天脑门上敲了敲:“刚入团也不能让我省点心吗?。。。。。唉,算了,看在你立了大功的份上,我去帮你求求情面”


                “谢谢魏老大!”

            

                 “得了吧你。”


                 两人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收拾好了残局招呼两人准备回程,落日的余晖将凯旋军队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RY军的旗子留在了空地上,随风飘扬。。。。。。





                                                                               TBC


【黑遍全联盟】关于队徽

☞双十二买的衍生队徽钥匙扣有感,仅供娱乐


某次采访张新杰被问到除了隶属战队以外比较喜欢的战队,毫不犹豫地大方坦白:“蓝雨”

“为什么呢?”

“他们的队徽左右对称。很公整,比较符合我的审美观。”


考试了考试了政治的哲学部分还没被我要死了这周的雾光咕咕咕咕


【喻黄abo生子】《雾光》(3)

战场描写的好好啊神仙QWQ

哟西我要开始动笔了xxxx


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困死我可困死我了xxxxx』

『不过今天不更以后就没时间更了!!!!』




『啊——写的好草率!!!!』




『下一张就交给星辰了!!!』




『我要猝死了噫呜呜』




『找不到星辰ID沃日』




『算了先发出去手机快没电了啊啊啊』




『请给我小心心!!!!』




————————_




[3]




如果问黄少天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冒险的举动,黄少天可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当国家危难的时候,身为国家的子民便是如此,有了敢于热血奋战的愤懑之情,还有对每一场胜利的不容失败的自我要求。




那时的黄少天也是如此,与其说想救下魏琛,更不如说是想将这场战争扳回胜利,不让这场仗就这么败了,使国家再沦陷一寸土地。




当然,在团长面前露一手的想法也不是没有,毕竟展示一下自己傲于常人的东西是人之常情。




跟随着其他人们脚步声的行进,黄少天总算是彻彻底底接触到了真正的战场——这是一个真的能见死见伤、会死会伤的地方。




真实的要命,残酷的要命。




黄少天的目光不住地往那些已经烧焦的、四肢不全的、面目全非的,甚至身体上已经满是枪眼的尸体,血腥的味道形成了一种新的气体,在暗红色的天地中弥漫。




黄少天突然有些反胃,却又想到自己背负的使命,于是赶紧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回复状态,不去想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直接往战场的最前方跑去。




“他娘的手榴弹!扔一个手榴弹过来!”已经快要接近最前战壕的黄少天听见不远处一个人大喊,不一会最前战壕里扔出去一个挂着烟的手榴弹,然后穿越战火,准准地落在了地方阵营。




夹杂着殷红与灰烟的花朵炸开。




黄少天被这一炸搞得有点愣住了,虽说手榴弹的爆炸面积也没有多大,但是蜷起尘土后再铺出一层烟雾的夹杂着声声哀嚎入耳,总觉得这人间仿佛失了真。




或许从炼狱通往天堂的道路上,这样的花还会开很多。




黄少天不再犹豫,直接进入战壕,架起枪来就对着前方一通射击。前面的东西全然看不清楚,只是寻着声音能勉强分辨到底是哪里有人,然而对面的设计声也此起彼伏,一片片的“突突突”,也摸不清个头脑了。




“新来的?”黄少天正想换把抢用,旁边的人却突然插了句话进来,却看也没看黄少天一眼,仍然在不停扣动着扳机,甚至嘴里还叼着一小包子弹。




“是,抗大分配过来的。”黄少天也没有耽搁,一通盲扫之后音乐听见几声惨叫,又大概知道了对方的位置,于是旁边的那个人也端起抢跟着几个射击。




“嗬,还是抗大毕业过来的,知识分子啊。”那人用沙哑的嗓子说着话,在一片枪声中变得更加模糊,但笑声却传来的格外清晰,“好好干,别一个走神被崩了。”




黄少天有些不服气,战地医院那边只安排了他们一小队人过来做支援,而自家战场这边基本上只剩下十几个人苟存着了,对面的势力仍旧浩大,却好再没有在叫志愿。




或许对面可能以为,对付他们仅存的这几个人也用不着什么支援了。




黄少天摸摸腰上,还绑着几个手榴弹,目前看来是充裕的很——虽然上面的军火少的可怜——不过对于黄少天来说似乎完全够用了。




“你要干啥。”旁边的人撇了黄少天一眼,看黄少天的整个人趴在土堆上,摸着腰活动手腕儿的样子,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小子要搞大事。




“哎哥们儿,你有酒吗,快快快来一个。”黄少天朝这人问到,随后得到的回应是一个大白眼儿。




“逗乐儿呢,谁上战场带着酒,又不是开……”他说到一半儿,随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抢开始扒旁边牺牲了的战友的尸体。




“对不住,对不住啊老蔡,借你酒一用,你这也算是为国做了偌大贡献了,回去等再见着你了,地上给你摆几瓶好的,你地下喝的爽快点,行不行!”那人边摸边碎碎念着什么,说到最后竟还有了些哽咽,却又很快的憋了回去,直接把酒扔给黄少天后又拿起枪杆子拼命。




“小伙悠着点儿啊,军火不能浪费。”




黄少天连忙掉头道明白,随后将那一堆手榴弹炮罐子之类的能扔的东西统统撒上了酒,泥土的纷飞夹杂着酒香,浓郁的有些醉人。




“来,兄弟,待会我就盲扔了,肯定能炸到一片,你就看着哪儿惨烈往哪儿跟着打就行了,我先扔一个啊,准备——”黄少天指钩上拉环,然后一个抻出,卯足了劲后把手臂摆的夸张,随后一个用力地,那手榴弹飞了出去。




只有轰的一下,随后一篇灼热的光火再次冲起,又留下一篇硝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黄少天感觉这颗比前一颗的威力强了些许,于是便自我安慰地当做这酒起了很大用处,然后又不让对方喘气地,换着另一个方向扔去。




这一下可是炸中了人最集中的地方,嚎叫声不住传来,友军听到了也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全都往那处集火。




黄少天趁乱又投了一颗,主要目的是乱了对面阵脚,要知道想直接一手榴弹过去炸死一片可没那么容易,甚至连一个人都炸不死,顶多伤残一下。且像黄少天这样只经过训练的新兵都基本上能爬下躲开手榴弹的冲击波,对面肯定也不例外。




但是乱,则不成。




要知道,打仗最重要的是团结,打仗最看中的就是一个军营里的氛围。哪怕吃的再不好,军备再稀少,只要是团结的,基本上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黄少天这一连串的,基本上把投掷弹药快扔完了,看似零零散散扔了几个点,但实则已经练成了一片,从外到内或大或小地波及到了对方战火主要集中的地方。




黄少天觉得这场仗目前为止形式已经给稳下来了,至少子弹不那么密集了,而对方看起来也已经疲惫,拿下这仗基本上有了机会。




“你这抗大的知识分子……”旁边那人啧了几声,“还真挺有那个意思的‘,看来理论知识和操作都没白学。”




黄少天突然有点小自豪,心想那是你天哥我谁呀,抗大当届优秀生好吗,就算是个Omega那也是拉去能直接当Alpha使的人,在学校里就没有他怕过的东西。




“快,速战速决结束了,还等着过去摸战利品回去喝酒呢。”他又提起枪杆,上了弹,比刚才更有干劲地射了几枪,“哎对了,还没问呢,你叫啥啊。”




“黄少天。”黄少天将这三个字说的有些快,听起来更像黄天了,不过那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便也自顾自地介绍了一下自己。




“啊那什么,黄天对吧,我是魏琛啊,带团的,在我这儿甭瞎搞犊子或者打情骂俏的听见没。”




黄少天反应了一下,随后才明白刚才一直叫的兄弟是的顶头领导魏团。




“魏团好!我是黄少天,Omega,抗大毕业,今年24了!”少天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把刚才丢人又草率的自我介绍给补了回来。




“沃嗬,还是个Omega,那你瞅着点别给人吃了。”魏琛意味深长地咂咂嘴。




“黄少天是吧,以后你就是团里的人了啊。”魏琛又补充道,“最好活的长点,团里快没人了。”



试图来掺个jio,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小可爱能看到我啊QWQ


是宁雪的回信!!!!!【特殊原因在托管处的楼道里拍的qwq】
我,夏星辰,吹爆雪总!!!!
好爱你鸭1551 @焚烛

【喻黄abo生子】《雾光》(2)

        ☞与 @Scp—166—三级看护人员—宁雪 的联文ヾ(*・▽・)ツ,雪总来鸭!

        ☞ooc是我的,咸鱼王中王

        ☞抗战paro

         ☞求蓝手解救限流



     

        实战考试结果一出来,果然不出喻文州所料,黄少天以极其优异的综合成绩在众多学生中脱颖而出,送去前线不说,还将与一些团长进行进行对战练习并被优先挑选,一时间成为整个学校的热门话题。

          

          “喻文州,虽然这次考试观察中你的射击反应能力稍微错后,本应该重新学习并考试,但是——”喻文州站在送别正式兵的队伍中,想起考试后冯校长与他单独谈话的场景:“鉴于你在侦查方面表现出众,我们决定让你留校一年,在此方面深入钻研,一年后跳过考试作为侦察兵赴往前线……”

            “喻文州!”熟悉的声音一把将喻文州拽回现实,目光正好对上黄少天清澈的眼。彼时的黄少天已经换好了衣服,蓝色的军装像是为他专门定制一般显得十分合身,剑眉中透露着一股英勇之气,完全看不出一个o应有的样子。

             [扑通—]

             像是要掩盖心脏突然漏跳一下的节拍,喻文州连忙微笑着回应:“少天,恭喜”

              “我靠,你——”黄少天不经气结:“喻文州啊喻文州,你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才能笑得出来的???当初说好了我们要一起上前线为国争光现在好了你还要留校一年,前线炮火那么猛说不定你还没来我就为国捐……”

              喻文州作势捂住他的嘴,看似不经意地帮他翻好衣领,顺便揉两把头,安慰道:“别说那些丧气话,你可是我们这届最优秀的学生了。……对了,抑制剂全部带上,要是不够,明年我再给你捎去一点。”

               “这还用你说我当然带好了,好了好了,我走了,你加油啊。”黄少天一边头也不回地向队伍走入一边说,声音听上去闷闷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

              “少天,等我。”

               不用想也知道喻文州脸上是何种表情,黄少天脚步一顿,嘴角带上了自己都没察觉的笑

                 “好。”

             几车新兵根据车上兵员的战斗能力开往不同的方向,有去中线随1,3,7团作为支援的,也有前去前线安全区2,4,8团时刻待命的。作为同一级新兵中的佼佼者们,黄少天那一车人被直接送往前方火力集中区的5,6,10团直接赴命。

             可毕竟还是没有上过真正战场的新兵蛋子们,一车人纵然早已有心理准备,还是为前线密集的火力所震惊到了,前往根据地的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枯黄的野草与焦黑的树干,根据地前方十几公里外依稀能看到大缕黑烟与炮弹的火光。

              好巧不巧,刚好开战

               出于种种考虑,车子将黄少天他们送到了战地医院,新兵还未适应,不能轻易送往火力区。

               一批又一批的伤员源源不断地往医院送,可见战况激烈到一定的程度。黄少天一行人下车时,正好碰上腿部光荣中弹被强行送回治疗的方世镜,血染红了半条裤腿还在挣脱担架大声吵吵着回前线

               “都说了放开老子,你们魏团长还只身在带着队伍抗呢”

              “方副省省吧,别搞得腿跟我的手一样废了,乐乐带五团的支援队去了,你先疗伤。”几个小护士按不住方世镜,路过的孙哲平帮着拦了一把,右手还打着厚厚的石膏。

              “这仗有点猛啊”站在黄少天旁的郑轩抹了把汗,跟同伴小声嘀咕:“鸭梨山大”

               “他妈的我们就一小队了!对面还有大半个连!”

               话音未落方世镜又是一番挣扎着坐起,企图回前线救人。

               黄少天一震,魏琛,RY军六团团长,他的名号黄少天不是没有听过,甚至以前读军校时很长一段时间将他作为目标。

              “喂,你们几个”接待他们的军官看见一伙人呆呆地站在医院门口,喊道:“还不快过来。”

              当所有人准备往那边走时,黄少天已暗自下了决心,趁无人注意撒丫子就往正准备出发的支援部队那边跑,检查人员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拉低了帽檐。

              辅导员走到面前,停住,问:“小同志怎么有点面生?哪个团的?”

             “报告!之前六团新招的民兵!”黄少天对答如流。

             魏琛的性子在部队里广为人知,指不定又是路上哪个酒馆里结交的好友,指导员没有过多怀疑,发给黄少天一杆枪和子弹带,随他去了。

              黄少天掂掂枪,认真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心里止不住的兴奋。

  

               他要救人。

                                                     (TBC)

  

【喻黄abo生子】《雾光》(1)

我,实名,赞美,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鸭梨山大(:з」∠)_

我要不下个礼拜更要不这个礼拜更啦(*σ´∀`)σ


Scp—166—三级看护人员—宁雪:

『是和星辰大宝贝贝的联文❤』


『先来艾特一下嘿嘿嘿 @来口冰限流柚子


『第一次写抗战题材的文orz』


『啥干货都没有orz』


『啥材料都没看过orz』



『白板写手哭了』


『希望不要有太大的bug吧……』


『有的话还请小可爱们指出来哇!!!』


『第一章字数好少x』


『我是宁雪我求小心心XD』


————————_


[1]


外面的轰隆声时不时传来,自灰暗的天空的角落处弥漫到每一个地方,隐隐约约,分不清远近。



黄少天皱起眉头看向空中散乱的云,心口有种说不出的闷塞。



“黄少天,黄少天!”方锐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冲他小声招呼。



“哎,干嘛干嘛?别拍了,再拍都该被你拍骨折了。”黄少天活动了一下肩膀,微扭过头去和方锐搭话,“每次你一上课喊我就没啥好事,说吧,这次又想让我干啥?”



方锐抿嘴笑了笑,随后指了指斜对面的一个人,又递给黄少天一张纸条,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天哥,你帮我把这个传给老林——林敬言,就告诉他我都想好了,让他了解一下就行。”方锐眨了眨眼,托人办事的样子倒是机灵的很。



“别眨你那大眼睛了成吗?一脸汉奸样儿……”黄少天边调侃边打开那张纸条,想看看方锐的意向,“哎对了方锐,我准备使劲往最前线窜,最好是去小鬼子最多的地方,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最后我为国捐躯徒留芳名,以后你们可要好好缅怀我,听见没?”



黄少天笑着挥了挥纸条,虎牙抵在嘴唇上,倒是显出一份青年的狡黠,没有半点Omega特有的气质。



“哎,黄少天你一Omega那么拼合适吗?会不会有点儿太……”



“太怎么?太怎么了?!瞧不起我们Omega是不是?我跟你说你这是轻视我们啊!指导员不是说过不能轻看和差别对待任何一个人吗?不能就因为我们是Omega就不能上战场报国还志了啊。”黄少天提高了一个音调,把手里的纸团胡乱折好后瞄准了林敬言,随后大臂带动小臂那么一挥,纸团精准地落在了林敬言的桌子上。



“嘿…你这瞄准可以啊黄少天,扔手榴弹没少练吧?”方锐调笑黄少天,“动作也标准的像样儿,不愧是咱们抗大的优秀学生。”



“去去去去,少在这拿我开玩笑,待会下课你自己和老林好好商量吧,我就不奉陪了。”黄少天准备趴回自己桌子上,可惜提前被方锐揪住了后衣领,一扭头看到的便是方锐贼兮兮的笑。



“你想干嘛去?又找喻文州啊。”



“关你什么事了!”黄少天一口驳回,任凭方锐再怎么拍自己肩膀也不再搭理。



说起喻文州,黄少天刚才那种胸闷的感觉不知为何又返了回来,像是块石头堵塞在瓶颈,上也不上下也不下。



怪郁闷的。



本来他想的挺不错:和喻文州一起参军,一起打仗,一起去前线,一起在枪林弹雨横尸遍野的地方和对面拼个你死我活,最后再一起马革裹个尸什么的也算是壮志凌云的场面了,可惜谁想到喻文州每次去上实践课程的时候都垫底——无论是瞄准开枪还是投弹,他都比别人慢半拍。



“你这么着上前线,早一枪子儿被人崩脑门儿上了!”这是他们指导员对喻文州吼的最多的一句话了,每次指导员训人都会撸起袖子,露出他黝黑的皮肤,然后把声音拔高至少三个声调,用又沙又哑的声音吼出去,手指头还会冲着脑门子指指点点,像是给子弹选要穿透的位置似的。



种种门科总结后的成绩直接关系到了喻文州在前线上需担当的角色,就算不能抛头颅洒热血地拿着真刀真枪,那在里面当个侦查员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吧,谁知道那教学的人说话也真是够难听的,说喻文州能在炊事班里混个位置就算好了。



黄少天也不是没问过喻文州的打算,可喻文州的回答更气人:“炊事班也可以啊,反正都一样是为军队作战做贡献。”



“你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喻文州!”黄少天感觉自己快抓狂了,毕竟对方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同窗好友,想到马上就要毕业,以后还有极大可能再也见不到一面,不知怎的,黄少天的心焦躁又不安。



“我都没着急,怎么反而你挺担心的。”喻文州带着笑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又塞到书桌里,看起来心平气和轻松自在甚至还有点儿心旷神怡的意思,根本就没受黄少天的影响。



“你的能力本来可以不用跑炊事班去的。你努努力啊喻文州,咱俩到时候没准还能被分一个团呢。”黄少天嘟囔。



“不太可能吧……毕竟需要调配的地方很多,不过比较出名的团长也就那么几个,你应该会被分配到其中一个的。”喻文州又坐回椅子上,给黄少天分析着,“比如叶团长,他的名号也是响彻十方的,还有魏团长,其作战的优秀程度也不在话下,少天怎么说都能进一个吧。”



“我去那是当然啊,也不看看我是谁。”黄少天托起下巴,“我是在担心你啊小喻同学。你能力不在我之下,你只要给点力咱们就有百分之八十九点九九九的概率能碰面啊!”



喻文州好像还是没什么触动,只是点点头迎合了一下黄少天的话,心里好像一点忧患意识也没有,什么都不在意。



“行吧,天哥我就开导你到这儿了,喻文州你自己好好想想啊……过几天就要毕业了。”黄少天从喻文州对面的座位上起来,随后踌躇地离开了。



喻文州目送着黄少天走远,随后又扭过头,望向窗外灰鸦色的天空。


心中的思绪缠绕扭曲着,最后只化为一声叹息。

破150fo了!撒花花!最近在跟宁雪太太讨论联文(是的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是联文并疯狂暗示),莫比乌斯正文反正还没开始发就随缘更啦。但每两周必须会更一次联文内容(是喻黄abo生子!!!!)。跟喜欢很久了的太太联文好开心ヾ(*・▽・)ツ   剑指 @Scp—166—3级看护人员—宁雪